武汉男孩

>武汉男孩|湖北同志|武汉同志|同志|同志网|湖北武汉最大同志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 文学 > 同志故事 >

同学的未婚夫竟是Gay

时间:2014-11-14 23:3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周末夜,老同学邀好在大世界歌舞厅聚会。平日里,大家各忙各的,为了生活和事业忙得晕头转向,连简单的问

周末夜,老同学邀好在“大世界”歌舞厅聚会。平日里,大家各忙各的,为了生活和事业忙得晕头转向,连简单的问候也要抽个空。

  时间的流逝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也可以沉淀很多东西。友谊也就是在这样一年年流逝的光阴中凸现出来,走在一起的老同学已经越来越少了。

  灯光迷离恍惚的“大世界”歌舞厅里,人潮汹涌,喧嚣声四起。春节的缘故吧,歌舞厅里热闹非凡,喝酒的、划拳的、聊天的,欢声笑语伴着舞台上唱歌者嘶声力竭的呐喊声些起彼伏,闹烘烘的,热闹却也让人觉得烦躁。

  我百无聊赖地闲坐着,在灯火烟尘中聆听大家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分享他们这一年来的快乐与不快乐。一年没见面了,老同学聚会总有很多问候与关心。

  得意者趾高气扬,失意者愁眉苦脸,人生就是这样,选择了不同的路,就要承受不同的结果。努力只是一方面的,还有运气,还有家庭背景,所有的一切足以改变人的一生。

  这一年来,我过得平平淡淡的,无所谓得意,无所谓失意。我是工人,除了上班,就是上网,没有经济上的危机,也没有挣到什么钱。下岗的危机我并不在意,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在物质上,我没有过高的要求,一日只求三餐。

  平静的生活没什么值得说的,我喜欢听他们讲外面世界的事情,于我而言,那是一番新奇的天地,当年从学校毕业出来,我就到龙岩,一呆就是十年,很难得有机会出去看看。

  听他们讲股票,讲金融,讲拉皮条,讲三陪小姐,讲夜总,讲迪厅,看他们个个讲得口沫横飞,神形激昂,我除了会心的微笑,还真插不上嘴。

  “小雯,那是你的男朋友吧?”姗姗突然指着小雯旁边的一个男人问。姗姗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小雯身边坐着的男人。我向来后知后觉,常莫明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而不会注意周围的人和事。姗姗问小雯时,我仔细的留意了一下,蛮帅的一个小伙子,有几分像古天乐。

  “对呀!看你们几个讲得热闹,我都忘了介绍。他叫陈亮,我的未婚夫。”小雯笑呵呵地说着,妩媚地用手把秀发往后拢了拢,幸福地靠在陈亮身上。

  “你们好!我叫陈亮。今天早上刚从福州过来,请大家多多关照!”陈亮微笑着说,因为陌生的缘故吧,他有点害羞。

  “小雯!你好幸福哟!找个福州男,听说福州男人又勤快又体贴老婆的。”姗姗羡慕得发酸,“我就命苦,找了个懒男人。

  “你可以换呀!反正你又没结婚。再说了,结了婚也可以离嘛!现在可是结婚、离婚都自由,就像进厕所一样方便。”宇飞调笑的逗姗姗,“在下,你也可以考虑考虑。看看在下,可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材,风度翩翩。”

  “找你!算了吧!还是当年的那副德性。怪不得没有女孩子喜欢你。我看我还是找我那个懒男人算了。”姗姗不甘示弱反击宇飞,把宇飞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我就知道我们姗姗找的男朋友一定不会差,优秀的姗姗总是找个优秀的男人。看你那舍不得的样子,他一定很不错的。对了,晚上怎么不带来给老同学认识一下。宇飞呀,看来你可是没戏了。“小雯故意刺激宇飞。

  “还不是老同学聚会,我们说好春节这些天各玩各的。他的同学、朋友一大堆,有他忙的。我也一样呀!我要陪你们呀!“姗姗笑着回答。

  “来,来,来,我们喝酒。陈亮,第一次见面,我先喝为敬。我叫宇飞,在厦门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他们女人话多,我们喝酒吧!“宇飞举起酒杯,首先自我介绍,说完,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宇飞追了姗姗几年都没成功,听她说起男朋友时的陶醉样,心里就来气。陈亮端起酒杯,在小雯的示意下,也把酒喝了。

  远来是客,大家紧接着轮翻而攻。轮到我时,我拿着酒杯,站起身,笑着说::“陈亮,你好!认识你很高兴!我叫小宇,是个工人。”

  “小宇?你是——小宇?你好!”陈亮顿了顿,“我好像见过你?”


“不会吧!我只在很多年前去过一趟福州。现在一直呆在龙岩,不可能见过你的。”望着陈亮惊愕的眼神,我糊涂了,“该不会是长相相似的人吧!我长着一张大众化的脸。”说着,拍拍自己的脸,心里却在想,他怎么可能见过我呢?

  “好像是在哪见过……”陈亮想了想,张口想说什么却还是什么也没说,一口把杯中酒喝完。

  “不行呀,你们几个坏家伙,一个个轮流敬他,他醉了怎么办?”小雯见我们轮流上阵敬陈亮喝酒,有点急了,“他的酒量不好,我跟你们几个喝吧!”

  “这么快就护起男朋友啦!羞羞脸!你是否要来了’美女救英雄’?”姗姗喧哗着,大声叫嚷,“我男朋友在的话,我叫他跟你们连干三杯。”

  “对呀!没关系的,我们不会灌他的。他可是你的男朋友,你可是我们的老班长。你看姗姗多大方呀,我男朋友在的话,我叫他跟你们连干三杯。你要学学姗姗,她可是女中豪杰。再说了,下次去福州,我可是要在你们那落脚,也可省点住宿费。”宇飞兴风作浪,“来,陈亮,加深认识,再干一杯。”

  陈亮没多推辞,爽快的把酒喝了。望着他绯红的、俊朗的面容,我一直在想:他说他见过我,怎么可能呢?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看他的样子,好像还真见过我。

  “快快快,轮到我们唱歌了。小雯、姗姗,我们一起唱吧!”宇飞在音乐响起时就大呼小叫的邀约着上去唱歌。别的同学也都一对一对出去跳舞。坐位上,只剩我和陈亮。

  “坐过来吧!”我笑着对陈亮说,“老同学聚会,大家爱开玩笑,你不介意吧!”

  “怎么会呢?在福州我和朋友也是这么玩的。认识你很高兴!”陈亮坐在我身边,一手拿着酒杯,想了想又说:“小宇,我可以问你几个私人问题么?“

  “说呀!没什么不能问的。”我点点头,善意的笑着,奇怪的望着他的眼睛。

  “你常上网么?”陈亮说。

  “有呀!下班后,无聊,我喜欢上网。”我点头承认。

  “你的网名是‘情缘’,对么?”陈亮说着,专注地望着我的眼睛,似乎想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什么。

  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网名叫“情缘”呢?我的心狂跳起来。不可能的,他怎么会知道?我从来只上同志网站,难道……不会的,他是小雯的男朋友,他们已经定婚了,准备今年内结婚……我的脑海里一片混沌,我支支唔唔地说:“对,我的网名是‘情缘’,你怎么会知道的?好奇怪,他们没有人知道我的网名的。你从哪知道的?你说你见过我?怎么回事?”我思索着,喃喃自语。

  “你们两个在讲什么悄悄话?”姗姗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吓了我一跳。

  “这么快就唱完啦!来,我敬你们一杯。”我端起酒杯,慌忙的掩饰自己忐忑不安的心情,笑着说:“各位辛苦了!干杯!”话没说完,一饮而尽。

  陈亮牵着小雯的手挤在水流不泄的舞池,融入了拥挤的人群中。望着他修长的身体,望着他们紧紧相拥的情形,我独自猜想着,陈亮也是Gay么?他是怎么对小雯的?就算是,他在福州,我在龙岩,他怎么可能认识我?

  福州的网友倒是有几个,可我们没见过面,聊天也很少,只是偶尔发Email……隐私被人发现,我的心烦燥、零乱。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的事的,他对我而言是个完全陌生的人,今天早上才从福州过来,怎么会知道我呢?

  后来的时间,除了跟大家喝酒,我一声不吭,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想着那奇怪的事。陈亮也不多说话,就坐在我的旁边,小雯一直偎依在陈亮身上。他不好说,也不敢说,我想,他一定有很多话想跟我说,看他欲言又止的神形,我心知肚明。

  回家时,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滂沱大雨。

  “小宇,陈亮晚上到你家住吧,我到姗姗家。明早,我们来找你。”小雯和颜悦色地询问我。小雯家在农村,这个时候,这种天气,不可能回去了。

  “行呀!没关系的。”我平静的回答,心里却一阵狂喜。这下我可以知道答案了,要不,我一定会睡不着的。感谢老天爷下雨!

  大家三三两两的走了。把小雯、姗姗送回家后,我载着陈亮去我家。一路上风大雨大,我冷得浑身发抖。陈亮也很冷吧,他紧紧地抱着我,就像抱着一根救命的稻草。只是,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就那么沉默着。

  到了我家,刷洗完毕,躺在床上。陈亮仰望着灯影重重的天花板,突然说:“小宇,你一定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是‘情缘’的,对么?”

  “对!整个晚个我都在考虑这个问题,你不说,我不知怎么问。”我老实回答。

  “我和你是同类。我也是Gay,曾在BF99看过你的相片。我知道小宇和情缘就是同一个人。晚上看见你时,我愣了一下,感觉在哪看见过你,但一时没想起来。后来,你介绍你的名字时,我突然就想起来了。但当时人那么多,我不敢说,我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事。这种事,不是很多人可以接受的,对么?我也没想过会遇见你。真是开心极了!”

  陈亮慢条斯理地说着,一只手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游动着。


“陈亮,别这样,好么?我们拥抱着,说着话,我已经知足了。我不想让自己多一点的愧疚。”抓着陈亮游动的手,我温和地说。

  “对不起!你不喜欢我么?”陈亮温柔的眼神里透出了一丝失落和遗憾。

  “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能。你是我老同学的男朋友,我……我……”我不知道该如何说,心里莫明的涌起阵阵酸楚,泪水不争气的恣意横流。

  “是呀!我是要结婚的人了,可我心里好乱,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未来,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我真的不知道结婚于我是不是一个错误?”陈亮伤感地低语,说着、说着也泪流满面。同志苦呀,同志累,同志的心里乱如麻,陈亮和我一样,我想所有的Gay都一样吧,不可见光的感情尤如一只卑微的见不得光的老鼠,那是只能在暗处生存的。

  “小雯知道你的事么?你们不是今年内要结婚?”我问。

  “不知道。她怎么可能知道呢?面对她,我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心里好愧疚!”陈亮有气无力地说。

  “好好对她吧!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你没有错,她也没有错。”我不知如何安慰他,因为我也一样茫然。

  “我真的很恐惧未来!对了,我曾给你发过Email,我是福州的海天。”陈亮淡淡的说。

  “海天?你是海天?我记得的,你曾给我发过一封很长的信,写得很伤感。真的是你么?没想到,我们居然会见面。这个世界真的很奇怪!”我听到他就是“海天”时,兴奋得语无伦次。

  “对,我是海天呀!我也没想到我们会见面的。当时给你发Emai时,就是我心情最糟糕最烦闷的时候,当时孤独无助,看了你的个人介绍后,觉得你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所以试着给你发了信,没想到收到了你的回信。也就因为那封信,我才作出和她走在一起的决定的……”陈亮款款而谈。

  “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我自己也面临一样的困惑。你觉得同志间的感情可以持续多久?”我轻轻地问。

  “我不知道,好像没听过一生一世的恋情。”陈亮说。

  “一生一世?你也太奢求了吧?我只在网上看到一条信息说有一对相濡以沫17年的同志伴侣,真的好羡慕他们!”我说着,不由自主地叹气。

  “我真的希望一生一世。可是现在,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了。我只能对她好,她真的很爱我,能够遇见她,是我的幸运!”陈亮幸福的说着,只是语气中禁不住还透出一丝遗憾。我知道他遗憾什么。

  “好好对她吧!你们会幸福的。很多的同志不都这样过来了。”我不知再说什么,只得应付。

  “我可以亲亲你么?”陈亮突然问。

  “不行!我们只能抱着,说说话。”我果断地拒绝。

  “在网上,我曾迷恋过你。但我没想到我们会见面。”陈亮不死心的再次试探着。

  “我也没想到我们会见面。偶然的邂逅,对么?”我说。

  “我想拥有你,今晚,行么?”陈亮说着,手再次颤抖着伸进我的衣服,“这是我的最后一次,结婚以后,不会再有了。”

  “陈亮,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我承认,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帅气,可是……对不起!我怕自己无颜面对小雯。”我违心拒绝陈亮的要求,心里也很难受。

  陈亮轻轻地抽搐着,眼里流淌着泪。

  “你怎么了?”我关心地问。

  “我心里好难受!我不知道这条路何日才是个尽头?我对小雯有感情,但没有爱情。我对未来没有把握,我不知道我可以和她走多久?走多远?……”陈亮抽搐着,伤感地说。是呀,有感情但没有爱情的人生路可以走多远呢?结婚?到底是对还是错?生命的尽头是否才是解脱的起点?

  偶然的邂逅,邂逅了一个同样伤感的同路人,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因为所有的语言都显得娇情。选择了Gay这条路也就是选择了孤独,然而,我知道,这条路不是我们自己要选择的,那是上帝不小心犯下的错误,却要由我们用一生去承受。

  “陈亮,不要再说了,也别再流泪。好好睡觉吧!风雨会来,也会过。勇敢面对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并不孤独。明天,依然是个艳阳天!”说着话,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在黑暗中,我孤独无助。我在安慰陈亮,可是我对未来一样也没有把握,心里一片茫然。

  明天会是艳阳天么?我不知道。迷惘的我在泪眼蒙蒙中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梦里依然是凄风冷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