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男孩

>武汉男孩|湖北同志|武汉同志|同志|同志网|湖北武汉最大同志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 文学 > 话题聊天 >

419和MB:同性恋必须面对的话题

时间:2014-09-22 11: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同志天空另一样不和谐的风景 上海,雨后的博物馆后广场,贪婪的眼神在这片精致的绿地上游移,他们衣着光鲜

同志天空另一样不和谐的风景

  上海,雨后的博物馆后广场,贪婪的眼神在这片精致的绿地上游移,他们衣着光鲜,没有目标的等待着。他们向每一个从身边走过的同性投去挑逗的目光。模仿港台腔的普通话在这个最接近西方味道的城市随处可闻。他们不像其他地方的同族须借助夜幕掩盖,而可以大胆地在白天觅寻为其买单的主。

  深圳,市政府大楼不远的一个街心公园,一群打扮入时的人,尽管脸上堆满殷勤的笑并且扮作无辜,但黯淡的面容仍掩饰不住岁月的淘痕。他们旁若无人和同伴打闹,他们以这样的喧哗期望引起园子里其他人侧目,可能,这其中有的人会成为他们的目标。在南方,这种地方被为渔场。钓鱼和被钓的鱼两厢情愿,完事后不用说再见,更不必为身后的眷恋负疚。

  北京,著名的三里河公园,在经过市中心的公交车总站,每到周末和休息日,这里便多了背着新式背包、来去匆匆地年轻人,他们和这个城市里流行的时尚一样,注意自己的仪表前卫且另类。他们很多人一开口就可以听到东北、河南口音。这些人看起来总是很匆忙,一般不愿在这里久留,因为,据说来这里的人大都属于工薪族和比较正统的人士,比这里更热闹的酒吧、浴池甚至豪华饭店贵宾楼,才是他们留连的地方。

  这就是在中国大陆只要有同志聚集的地方,就会出现的一帧独特的风景。这些徘徊城市边缘的人,通常就是导演“一夜情”的主角。

  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为外来人口,年轻、举止妖冶,图慕虚荣富贵,但无谋生技能,为特定人群提供性服务是他们无本万利赚取生活来源的主要手段。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称谓“Money Boy”。

  一夜情之三昧

  一,即前面所说的为了生计贪图虚荣出卖色相的“Money Boy”,这些人已不满足于公厕、浴池、露天绿地等脏乱的聚集地,将触及伸向了层次较高的互联网。他们利用互联网的隐匿性和快捷性,在同性恋者光顾的网站撒下留有传呼或手机的帖子,明码标价推销自己。有的充满诱惑地说,“我刚满20岁,长得帅,只要你付得起钱,我随时为你服务,请呼XXXX53651,最好在星期五、六呼我!”从留言内容看,不排除在校大学生也加入了这支“Money Boy”的队伍。这样的留言充斥所有的征友区,但它们被大多数人拒绝,有的网友公开在网上张帖辱骂他们的话,更多的征友者是在征友留言最后加上一句“Money Boy勿扰”的字样。

  同性X交易,被视为同志圈里最可耻的行径。广州、成都、大连、武汉等地一些公共浴池为同性恋者提供色情服务、集体淫乐的消息被媒体频频曝光,此类报道,必将加深社会公众对同性恋者所持的性乱、不洁、传染病的偏见和岐视。另外,由于Money Boy专为同性提供性服务,与多人交媾,感染艾滋病并将病毒传染给与其作爱的对方可能性最大,引起有识之士的恐慌。

  据中国官方媒体去年的一篇报道,由于近年来人员流动加剧、性观念和生活方式的转变,中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激增,其总数在2000年底已达到100万,专家们更是忧心忡忡地说,如果政府对此视而不见、掉以轻心,艾滋病将成为中国的另一场国难。而据调查,性乱和吸毒是导致艾滋病流行的主要传播途径。

  再有,此类型一夜情还可能诱发社会治安问题。一些单纯寻求性刺激的同性恋者往往会饥不择食地在酒吧甚至公厕这样的Gay聚集地带人回家过夜,将自已完全暴露给这个陌生的同路人。被带到家的人往往利用当事人害怕曝光的心理实施敲诈勒索行为,索取钱财,让这些贪怀人吃个哑巴亏。网上不时有类似经历者发出警告,称自己被无良贼打劫,便是佐证。

  二、由于目前大陆同性恋者因为传统观念束缚和社会的压力,性需求长期处于压抑状态,为了发泄和寻找刺激使得这些人经常出入同志活动的聚集地,并不断更换着性伙伴,此种人是圈内人所不齿的,他们对感情游戏不恭的态度,直接导致同性恋者对感情失去诚信,这种虚伪狡诈的心态一旦在同志领域大面积蔓延,最后受到伤害的仍是同性恋者自身。

  一位网友小B曾来信叙说的他的同性恋爱经历。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位网友,那人在邮件里一再承诺他是诚实认真地寻找爱情并希望与小B建立恋爱关系,这样,双方约好第二天见面,但到了约定的时间,对方并没出现,那人不明原因甚至关掉手机切断所有联系方法的手段爽约,令这位初涉爱河的年轻同性恋者忿闷不已。事后,小B抱着补救的心情给那个人发去邮件询问失约的原因,却从对方回复的邮件中得知,当天晚上虽然两人约好第二天就见面,但那人耐不住寂寞,放下这个约会的电话后,随即又从网上找到另一个同性恋者的传呼,而且一呼即来,当天晚上便与这个陌生人通宵Z爱。结果是,第二天一大早,那个被呼来的Money Boy向他索要500元钱的小费,那人没给并且报了警,于是两人都被带到警察局关了一天,这样,便没按时赴约。

  这件事情虽然是小B第一次碰到,但据说对他的打击挺大,这不愉快的经历给了他同志圈子玩弄感情、是个藏污积垢的是非之地的印像。以至于他对网络对同性恋情都产生了极强的不信任感。他说,网络是一柄双刃剑,它带给我们认识朋友机会的同时,也会因为他的虚伪伤害了我们对爱情的信心。而责任感,在网络间、在同志间价值几何?

  虽然小B的经历并不具代表性,但这种对感情不负责任的行为确实给同性恋情罩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它将导致更多人的自闭和失信,如任这种心态蔓延,同性恋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种充满阳光、诚实的交友方式被大多数人渴望。

  第三种,占相当比例的同性恋者由于受到传统家庭观念和社会伦理的压力不能面对自己的性倾向,传统婚姻家庭形式仍是他们生活方式的主要选择,但是本能使然,他们需要同性X爱,但他们缺乏勇气和不愿承担爱情的责任,只能逃避真情。于是,随便找个人一起过夜,是这些人委曲求全的方法,他们和前二种人一样,没有稳定的性伙伴,只有不断膨胀的X欲望。这一种人是最悲哀和可怜的。

  在一家网站的征友区,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留言:“广州靓仔,28岁,不娘娘腔,只要一夜情,其他免谈!联系方式:only419@XXX.net”或是“今夜寂寞的我,只想有你紧紧的拥抱。有地方、同样已婚者,不谈感情不谈钱,可与我联系。”留言轻佻而露骨。这类人在家里,在妻子面前,扮演着男人、丈夫、父亲的社会角色,在重重面具后面,仍隐藏着最隐秘的对同性恋的渴求。但是,如果摘去这假面具,他们会感到无所适从,他们只能向传统势力妥协。于是,一个路人、一夜偷情,是这些人苟且快活的影子。

  争取爱情的权利

  人员流动、性观点和生活方式的变化,特别是同性恋情的脆弱,导致大陆同性恋者性滥和乱交等的性行为泛滥。它的直接后果从上述三昧中已可以看出。艾滋病、性病的流行及感情信任危机,将大面积殃及这个特殊的部落。

  为此,去年11月,一场筹划已久的名为“关注同性恋关注艾滋病”的会议在北京召开。这是国内首次针对同性恋人群的艾滋病预防与控制的研讨会。这次会议聚集了包括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负责人戴志澄、青岛医学院附属医院性健康中心著名的同性恋研究专家张北川、国家卫生部下属的《健康报》及其它志愿者,他们为一个主题而来——防止艾滋病在同性恋人群泛滥成灾。

  这次研讨会是中国官方和民间组织首次自发面对一个棘手问题展开的合作。研讨公对同性恋人群是艾滋病高危人群,也是长久以来被忽略的人群,预防控制艾滋病在这一人群的传播蔓延刻不容缓这一问题上达成共识。

  尽管各种各样的讨论和报告公布的艾滋病流行情况令人忧虑,但是真正让同性恋者行动起来,恐怕还需要更多外力的干涉。让同性恋者主动参与遏止艾滋病流行中来还缺乏操作性。

  但是近来也有另一种声音传来,社会的宽容接纳及同性婚姻家庭合法化为维护同性恋的稳定、预防和控制艾滋病传播的理想方法。

  同性恋权利由于没有法律保障和约束,加上传统道德力的压迫,同性恋的易变易碎性使得同性恋者择友的随意性和投机性增多,生活方式及性伴侣的不稳定给社会带来不安定隐患,也无法有效地防止艾滋病的传播。

  曾参与目前正在征求全民意见的新婚姻法(修正草案)修定的性学研究专家李银河、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巫昌祯、北京大学副教授马忆南等多位专家学者就同性婚姻家庭与艾滋病控制的问题提出自己的观点和建议。

  李银河指出,同性恋群体本身有组织家庭的意愿。同性恋者结婚愿望和理由与异X爱者一模一样,比如忠贞、配偶权。

  马忆南也表示赞同同性配偶权的说法,他说:“配偶权的实际意义是强调夫妻间、配偶间身份意义的权利,比如姓名的权利,同居的义务,忠实的义务,相互协助的义务,日常家庭事务的代理等权利义务”。无论从道德伦理的任何角度都看不出,这样的配偶权不可以包括同性配偶的权利。

  专家们提出同性婚姻家庭的合法化时不约而同地表示,给予同性配偶与异性配偶同等权利,有助于遏制艾滋病的蔓延。

  尽管包括官方中国青年报这样的媒体关注和支持,中国同性恋者婚姻家庭权利在可预见的短期内仍不会被政策制定者采纳。然而,中国将艾滋病预防控制与同性恋权利结合起来讨论足以说明,法律应彰显人情主张。

  中国的同性恋者,是否该清醒了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